全国服务热线:

新疆七旬科学家钟情荒漠植物46年

来源:新疆晨报 发布日期:2018-11-28 08:40 浏览:

11月27日消息:近日,在武汉召开的“2018年中国植物园学术年会”上,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潘伯荣荣获“2018年中国植物园终身成就奖”。

潘伯荣研究员从事干旱区植物和生态环境研究工作46年,是新疆植物学科领域的杰出代表,是吐鲁番沙漠植物园创建与发展的重要参与者和见证者。

“潘伯荣是我认识的科学家中对科学事业执着追求的楷模和典范。他即便是退休后,仍然勤勤恳恳地努力工作,为吐鲁番植物园的发展默默做贡献。”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曾担任吐鲁番沙漠植物园主任的管开云这样评价潘伯荣。

大面积固沙造林 “不毛之地”披上“绿装”

11月21日,记者在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办公楼见到潘伯荣时,他刚从外地参加完学术研讨会回到乌市,说起近日在武汉获得的“中国植物园终身成就奖”荣誉,潘伯荣说这个荣誉不该属于他一个人,“我实际上是代表在极其艰苦条件下,共同参与吐鲁番沙漠植物园创建与发展的所有科研工作者来领取的这个奖,这个荣誉应该属于大家。”

1972年12月,26岁的潘伯荣被分配到当时的新疆生物土壤研究所(今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之后被派往原吐鲁番县红旗公社西缘的风蚀、流沙地工作,也就是今天吐鲁番沙漠植物园。从此,他和那里结下不解之缘,开启了长达46年植物引种驯化、防沙治沙科研历程。

当年,位于大风区的吐鲁番县红旗公社西缘有九万亩风蚀、流沙地,威胁着其下缘5个农场和大队的农业生产和社员生活,当地政府和农民迫切希望科研人员能治理风蚀、流沙地,改善那里的环境。

潘伯荣来到当地工作时,吐鲁番红旗治沙站刚成立不久,所有工作都处于起步阶段。他们针对当地的气候、土壤和风沙特点,从西北沙区成功引种了沙拐枣、梭梭、红柳、胡杨、花棒等10多种具有抗风、固沙、耐旱特性的乔、灌和草本植物,经过育苗试验,最后筛选出沙拐枣、红柳、梭梭、老鼠瓜等作为当地种植植物。

育苗试验成功了,大面积植树又面临难题,吐鲁番农业用水很紧张,只有坎儿井的水,冬季常流且温度适宜,但当地海拔低,每相隔一公里,坡度就要下降10米,要想让农闲水灌溉流进沙地并不容易。

科研人员历经几年的努力,终于让这片“不毛之地”披上“绿装”。如今,这些沙拐枣等固沙植物早已长成大灌木,成为当地阻挡和固定流沙的“绿色屏障”。

历经重重困难  建成国内最大沙漠植物园

1975年,为了深入开展固沙植物的引种、繁殖等研究,科研人员在已营建的大面积人工固沙灌木林中,划出7公顷土地筹备建设“沙漠植物系统标本园”和2公顷的引种实验苗圃。并在1976年建起疆内第一个植物园——“吐鲁番沙漠植物园”。

“当时,沙漠植物园创建的宗旨是引种收集干旱荒漠区的各类植物,对它们进行繁殖培育。”潘伯荣说,但是各地干旱荒漠区面积大、植物稀疏,他们每次去野外引种植物,不但行程距离长,还要面临各种困难和危险。

1980年10月,潘伯荣在去伊犁州沙漠考察的途中遭遇车祸,颈椎骨折脱位,住院9个多月,做了两次颈椎融合术,才得以康复。还有一次,是在入冬时节,他和同事在去吐鲁番途中,突遇变天下雪,发生了交通事故,虽然人没受伤,但因为挡风玻璃碎了,大家在风雪天里冻得瑟瑟发抖,几经周折,才通知所里前来救援。

历经多年的引种和培育,如今,吐鲁番沙漠植物园已成功引种栽培700多种荒漠植物,其中,荒漠珍稀濒危特有植物近100种,物种多样性涵盖了中国荒漠植物种类的60%以上,另外还从国外引进了456种植物,已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沙漠植物园。

荒漠植物“银行”为新疆生态建设和修复出力

潘伯荣说,现在吐鲁番沙漠植物园就如一个荒漠植物“银行”,“我们储蓄了丰厚的‘荒漠植物’,有需要时,我们就可以把这些‘存款’拿出来使用”。很多外形普通的植物,经过他们在极端气候条件下的保育,在生态修复等方面能发挥很大的作用。

据了解,他们为了“三北”防护林工程、防沙治沙工程、退耕还林还草工程以及沙漠公路防护林工程等项目,提供荒漠植物苗木上百万株、种子50多吨,将科研成果推广应用到全疆各地乃至我国西北干旱地区。2015年,由他主持的《干旱荒漠区植物资源迁地保育研究及其生态建设应用》,获新疆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目前,吐鲁番沙漠植物园已与国内外100多个植物园建立业务往来关系。近年来,他们又从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俄罗斯、蒙古等国引进了上百种荒漠植物。目前,正在进行引种后的繁育驯化工作。

现在,吐鲁番沙漠植物园不仅是荒漠植物的“银行”,还是吐鲁番市“火洲十景”之一,是当地主要开放旅游景点。  


(来源:新疆晨报)